close
還記得
曾信誓旦旦地說過
「對於喜歡的人、事、物我可是很忠貞不變的喔」
這句話卻傷了喜歡的那個人
那個因這句話而綻的笑容也因這句話破碎

那時為何能如此肯定的說出口?
而且 毫不遲疑
因為
那〝曾經〞是令我自豪的一點
──專情
以前總認為可以保有愛好那樣事物(或人)的心情走下去
也的確貫徹著這個信念

曾幾何時,
我棄守了
而棄守的代價
是心中某個無法補回的一角

是因為有一就有二?
還是其實只是自己根本就未曾有過?

從那一次開始的吧?
一旦自己喜歡上某樣事物
心裡某處也跟著開始盤算
〝這次不知能維持多久〞
恐懼
過往的信念被破壞
那個沒有任何迷惑,堅定的自己現在到哪去了?




按下滑鼠送出?
坐在電腦前、停了十餘分鐘












click










再一次地
就像那一次之後的每一次







我、棄守了
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takokuto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